博士畢業求職 (下) – 策略、管道、告訴自己的六件事

上篇提到求職心態 (mindset) 的感悟,或許有些抽象。本篇就來談一些實際的戰術,藉由分析自己的求職歷程和結果,歸納出我覺得有效的方法與待改進之處。不過碩博士的求職方式似乎差異很大,不同專業領域的求職難易度也有落差,我僅能以生物工程博士找工程相關工作的例子作為參考。

找工作的計畫與策略?

從朋友和自身經驗,我歸納出兩種博士生找工作的策略:「破釜沉舟」「長期抗戰」

「破釜沉舟」策略的目標是最短時間 (三個月內) 拿到工作。透過我朋友的分享,此策略需要全心投入找工作與準備面試。若還沒畢業就暫時放下研究,若畢業了就離開實驗室不再做博士後。這有幾項好處:第一,找工作令人身心俱疲,長痛不如短痛,較不會有長期壓力。第二,不斷修履歷、累積面試經驗,加成效果顯著,技能知識一次補起來效益高。第三,可安排電話面試和 on-site 面試在相近的時間,屆時拿到 offer 也可以有所選擇與談判的空間。

但「破釜沉舟法」也有幾項缺點,第一,國際學生的簽證問題。OPT 三個月內要找到雇主,J1 學生則不能失業,除非找到願意幫忙掛名的雇主。所以能在畢業前執行最理想。第二,這方法比較適合找普遍性高、就業市場大的工作,例如工程師。並不適合找研究型或需要特別專業技術的工作。前者可以靠補強知識技能去競爭機會,後者再怎麼努力只能等待機緣,除非你的專業領域在業界特別熱門。

繼續閱讀 博士畢業求職 (下) – 策略、管道、告訴自己的六件事

博士畢業求職 (上) – 我是誰、我們適合嗎?

經歷博士畢業前後半年的 (業界) 求職過程,感觸良多。一來博士找工作與大學和碩士畢業生不同,二來學術的訓練與業界的要求迥異,三來連續碰壁或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實在考驗挫折忍耐力。

我從 2017 年底開始投履歷找工作,2018 年三月畢業後轉博後,撰文時 2018 年七月。將近一年時間裡,我僅投了二、三十家公司,拿到九個電話面試,也都進到 Onsite Interview,最後約一半給 offer,但因種種因素還是決定近期留在 UCSD 做研究。我並不覺得自己找工作很順利或很成功,畢竟最後不算有找到真心喜歡與契合且能立刻上工的工作,但體悟到求職這件事的一些道理,遂與讀者分享。

找工作就像找伴侶,沒有最好,只有適不適合。有時喜歡的對象並不青睞你,有時喜歡你的你卻不愛,能兩情相悅是種緣分。

這段話是我求職最深刻的體悟。

繼續閱讀 博士畢業求職 (上) – 我是誰、我們適合嗎?

San Diego 口袋名單 – Restaurants

離開了才懂得珍惜。在 SD 待了八個年頭,不知不覺中也有些愛店與口袋名單。趁自己還沒離開 SD 太久,做個紀錄,也分享給在 SD 或將要去 SD 生活的朋友。一些太有名的店就不列了,也不參考 Yelp / Google Reviews,完全以主觀意見、道地朋友推薦、自己吃過的次數來評價。

Top 3 Restaurants

(以下的店都至少去過十次以上)

繼續閱讀 San Diego 口袋名單 – Restaurants

留學博士修練之路 – 序

Preface –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為什麼要念博士?博士生到底在學什麼,每天在做什麼?博士畢業比較好找工作嗎?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還會念博士嗎?」自 2012 年赴美讀博,常被身邊的親友及學弟妹問上這類問題。

留美博士對許多人來說很陌生,畢竟人數少,而博士生又專注於研究較少與外界溝通 (笑)。台灣新聞對博士的報導又往往過於極端,要不報導論文發表至頂級期刊好像做了諾貝爾獎等級的研究,就是博士生畢業找不到工作跑去賣雞排。似乎把博士當成外星人,貼上天才、怪人、學霸、書呆子等社會標籤。

其實博士 PhD 不過是眾多大學後教育 (postgraduate degree) 的一種 (其他如醫生MD, 藥師 PharmD, 律師 JD 等) ,而「學術研究」也只是三百六十行職業的一種工作型態。或許受台灣或華人圈的考試文化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影響,潛意識地認為以智育為重、好成績為門檻的研究所博士班有種特殊的社會地位。

諸多刻板印象但又無從瞭解求證,便會產生「認知隔閡 (Gap)」。這隔閡便是當初我出國留學時面臨的問題,並在申請學校、做選擇、留學生活、個人成長、畢業求職等許多層面產生深遠的影響。

「千金難買早知道」,翻越了許多山丘,才發現這條路的目的地及風景不同於出發時的想像。我想我很幸運,這旅途帶給我意外之喜,反倒找到自己所愛。但我也認識許多讀博的朋友,深受挫折、壓力、孤獨、畢業求職所苦 (其實每個博士都一樣?!)。

與深陷痛苦的博班朋友促膝長談,再與正在申請博班滿腔熱血的學弟妹分享經驗,常令我百感交集。這也促使我開始寫留學專欄,並在畢業後還是希望能完成這部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一書的決心。

繼續閱讀 留學博士修練之路 – 序

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下)

文章傳送門:上篇中篇

<劍橋晚宴>

從 TU Berlin, SCCN, Salk CNL, Francis Crick,沿著下午茶傳統一路追本溯源到劍橋。不知劍橋是否仍像陳之藩所述保有三頓飯、兩頓茶的傳統。

參訪劍橋時正逢暑假且是假日,沒機會親眼目睹學生和教授的日常。不過聽說這樣古老的10am上午茶、3pm下午茶傳統隨著國際學者比例增加而逐漸沒落。現在只有某些實驗室或傳統的英國人還有上午 / 下午茶的習慣。此外,喝茶的人也少了,現在學生大多喝咖啡,或是四五點下班到學生酒吧點杯啤酒。

雖然沒有目睹下午茶,但劍橋仍保留「Formal Dinner」(晚宴) 的傳統。各學院每周會有一次晚宴,學生皆可報名,每次約有20個名額,用8 – 20英鎊即可享用正式西餐的 3-course meal。晚宴地點在學院最古色古香的房間,牆壁上通常掛滿歷代院長或傑出校友,裝飾也極其講究,使人有時代交錯之感,似乎與先賢共食,同古人共飲,只有傳統的老學校有這種歷史深度。晚宴十分隆重,學生必須正裝出席晚宴,入座「Low Table」的長桌;通常也會有教授出席,入座房間深處的「High Table」(有時在小舞台上)。敲鐘後所有人起立,聆聽教授簡短發言,之後便開始用餐。我聽到這描述,腦中便浮現哈利波特裡霍格華茲的晚宴場景,原來這是真實的傳統啊!

DSC_0475
晚宴的用餐場所是個古色古香的房間,兩旁長桌是學生和訪問學者坐的 “low table",房間另一頭是教授坐的 “high table"。

為什麼吃頓晚餐要這麼講究?而且還一周一次?培豪說,其實晚宴的目的是認識臨座的學者或同事,建立人脈,增加知識廣度,也是練習表達自己研究和思想的機會。晚宴規定至多只能帶一個朋友入場 (好想體驗可惜暑假沒有),所以一起用餐的大多不認識。而3-course meal又有一定的上菜時間,用完餐要兩小時,學生就被半逼迫著去跟他人攀談。這時劍橋不按主修分學院的制度就顯現出效應,這頓晚餐,可能左邊坐的是教邏輯學的訪問學者,右邊是研究天文物理的博士生,對面是學拉丁文學的研究生,天南和地北系被湊在一起,更考驗了彼此解釋自己研究領域的功力和理解其他領域知識的能力。

繼續閱讀 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