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中)

文章傳送門: 上篇下篇

<彼岸>

2016年春,因緣際會下翻閱了書架上塵封已久的<陳之藩散文集>,其中<<劍河倒影>>收錄了陳之藩於 1970 年左右在英國劍橋大學作訪問學者的心得。書中提及劍橋的許多傳統,例如學院生活 (residential college),學術沙龍,聊天會,一天兩次茶等等。令我對劍橋大學的自由辯論、思想揉合、多元並進的風氣心馳神往。

書看到一半,猛然驚覺:「咦?Francis Crick 不就是在劍橋完成博士嗎?他和華生也是在劍橋時發現 DNA 結構,之後得諾貝爾獎。既是英國人,那麼喝下午茶的習慣也就說得通了!」

Tea Time 的源頭,似乎在大西洋彼岸的英國劍橋大學。當時心想,我一定要找機會親自拜訪這個地方,飲水思源。而我也沒想到,機會來得這麼快……

DSC_0432
1950 年代 Watson & Crick 在從事 DNA 結構研究時常造訪的老鷹酒吧 ── 攝於英國劍橋

<歐洲之旅>

第二站:柏林工業大學, Berlin, Germany

繼續閱讀 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中)

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上)

< 序 >

我博班的實驗室有個有趣傳統:下午茶時間 (Tea Time)

我的實驗室佔據 San Diego Supercomputer Center B1 整個北側。狹長口字型的走廊兩側分佈著約莫 20 間的小辦公室 (兩人共用一間)。比起 open space 辦公室,這種像公寓般的實驗室提供了良好的個人空間與隱私,不過問題就是容易變得封閉,尤其是諸多同事都是電腦工程師,想要的話可以待在辦公室裡一整天不跟別人講話。

不知是否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實驗室每天下午三點半就會在口字型一端像是客廳般的公共空間舉行 Tea Time。客廳中間有張直徑一點五米的大圓桌 (Tea Table),每天由同事們輪流準備茶水和點心,月初時在月曆上填寫自己要負責當「值日生」的日期。茶點準備妥當後,便會聽到悠然的鑼聲(沒錯,實驗室裡有個別人送給 director 的大鑼),像在呼喚山中隱居的隱士出來喝茶小憩。而關在房間裡的同事便會放下手邊的工作,姍姍來遲地聚集到大圓桌品嘗茶點、天南地北地閒聊。

實驗室常駐約有20-30人,每天會參加 Tea Time 約莫十多人。我們的成員來自各個地方,美國、台灣、香港、日本、大陸、義大利、德國、古巴、印度、土耳其,時常還有丹麥、法國、西班牙、瑞士、英國、泰國、巴西、伊朗、韓國等國家的訪問學者。實驗室儼然是個小聯合國,而最大的好處莫過於得以品嘗各國道地甜點美食。

茶桌上時常會出現同事們旅遊或是從家鄉帶回來的當地名產,例如台灣的鳳梨酥和魷魚絲、日本的和菓子和白色戀人、義大利的起士與檸檬酒、德國的軟糖與薑餅、印度的酥糖、古巴的大蕉洋芋片、土耳其的開心果甜點等等。茶種也很多元,從台灣高山茶、日本綠抹茶,到法國Mariage Frères 的薰香茶、英國 Whittard 的伯爵茶等。而食物往往是了解一個國家及其文化的好方式。發現原來牛軋糖來自義大利、小熊軟糖來自德國、開心果源自於西亞、法式布朗尼比較濕、義式提拉米蘇會加Espresso 和Brandy。

在一個圓桌上,卻得以穿梭到世界各個角落。不到一小時的下午茶時間,卻可以體驗到各地的人文風情。這是下午茶時間意想不到的價值。當然,讓一整天都沒在社交的宅宅工程師稍微離開電腦螢幕,「外出」休息、放鬆、閒聊,還能提供足夠的血糖和咖啡因繼續下午的工作,著實是一舉多得。

sccn14th_1 - Copy
SCCN 實驗室成員合影於 Tea Table (2017.01)

喜歡實驗室下午茶文化的我,一直好奇這文化與傳統源自何方。沒想到要回答這個問題,讓我去了三個國家,三個地方。

繼續閱讀 下午茶時間 – Tea Time (上)

博士班需要念多久?

最近剛畢業,常被問也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有此疑問通常是考慮要念博士或是已經念了三四年博士的人。但這問題通常沒有走過的人不知道,走過的人卻又不想回答。且讓我提供自己的想法,希望對正在水深火熱攻讀博士的朋友有些助益。

我自己花了快五年半的時間畢業,遙想當年妄想著四年畢業不禁莞爾。五年半以UCSD生物工程系來說算平均偏早,但在電機系就算平均甚至偏晚了(同年出國留學的大學同學大多都畢業了)。不過走過這一遭,最深的感受就是:「念多久並不是問題的核心,關鍵的問題是:畢業時想要/需要成為什麼樣的博士。」

相信身邊的博士朋友都有這個感受,同樣博士畢業的人,其能力值/經驗值/成就點數/思考銳利度/未來職涯機會可以天差地遠。換句話說,博士的經歷是很個人化的,念多久取決於Program/PI等環境因素,但更取決於自己的人生/職涯規劃和想要成為什麼樣博士。

以我的經驗為例,我的五年半博士生涯大概分為四個階段。

繼續閱讀 博士班需要念多久?

申請美國博班的供需法則

申請美國博班已是四五年前的事了。舊事重談,是因為近兩年參與自己系所博班審查過程。經過教授和權力很大的系辦小姐指導,坐到面試桌的另一邊,果真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因此為文記錄並分享新的領悟。

申請大哉問

記得當初申請時,對於準備資料有諸多疑惑。例如 CV (Curriculum Vitae) 或履歷要放什麼資訊?SOP (Statement of purpose) 要寫什麼故事?推薦信要找不太熟的大咖老闆還是比較熟的助理教授?需不需要重考 GRE 或托福?這些文件到底孰重孰輕?

另一方面,我也為了決定申請哪些學校和找哪些教授而苦惱。這麼多學校、系所、教授究竟從何找起?如何評估每個 program 的錄取機會來決定是否要申請?除了看教授的學經歷、研究方向、發表論文,還有什麼重要的情報要蒐集?找到有興趣的教授是否該寄信聯絡甚至寫進申請資料?

這些申請大哉問,究竟如何解?

時光穿越到現在,坐在面試桌另一邊,思考的問題變成:教授會想要收哪個學生呢?這麼一想,才發現自己以前只注意到申請的供給面,忽略了更重要的需求面。這帶出了本篇想分享的主旨,申請博士班的關鍵思維與中心法則:一個蘿蔔一個坑

繼續閱讀 申請美國博班的供需法則

用排名選學校,錯了嗎?

最近美國研究所陸續開獎,已不少厲害的朋友們收到錄取通知,甚至還開始有選擇學校的苦惱。跟幾個朋友聊到這個問題,有感而發來談談這個話題。

幸也不幸,我當初沒有太多「苦惱」。選擇來 UCSD 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它的生物工程系排名不錯,然後 SD 的生活條件真的很棒。現在想起來覺得當時也太單純,其實選擇學校可以也應該從很多面向去思考。現在,就來讓我用後見之明來談談,該用排名來選學校嗎?除了排名,還有哪些重要因素?希望提供給「幸運擁有煩惱」的讀者多一些思考的角度。

us-news-grad-schools

(Source: U.S. News Grad School Rankings 2016)

該用系所排名來選學校嗎?

繼續閱讀 用排名選學校,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