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惡意逼車的常是名貴的車?

不論是在台灣還是美國的高速公路開車,總不免碰到惡意逼車 (緊跟在車後不到一個車距) 或是惡意超車 (在不到一個車距插進車道前面) 的人。有時甚至在車多時像在玩賽車電玩般左插右鑽。除了一瞬間不爽外,我逐漸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這種人開的大多是名貴的車,像是BMW、賓士、保時捷,尤其是雙門的跑車款式。

我一直好奇是不是車款和車主的個性有某種相關性。一直以來,我以為這是自己注意力有選擇性偏誤。直到有天在 NPR Radio 聽到這個 TED Talk: “Does money make you mean?" by 社會心理學家 Paul Piff,我才發現這現象是有實驗證據支持的!

我很推薦這個演講,所以先賣個關子,要找答案可以從 8’08 的地方開始看。另外,我覺得他演講提到的實驗也很有趣 (例如一開始提到的窮人/富人大富翁遊戲)。尤其是最後,演講者提出他的解釋和證據,確實有其洞見。

內容摘要

繼續閱讀 為什麼惡意逼車的常是名貴的車?

[閱讀專欄] – TED 分享卻不實踐?

自己很喜歡看TED talk,也創立了「TED小語」專頁。現在看到 你覺得 TED 是個怎麼樣的服務?他們在鼓勵你分享影片,還是鼓勵你實踐影片中的思想? 這篇文章,有認同也有不認同。

從創立 IDEAS 到 TED 專頁的經驗,確實發現社群網路逐漸造成「知識速食化」的現象。IDEAS 裡我試過寫TED摘要與心得,但效果不彰。參考了其他 FB 高人氣專頁,發現他們的PO文有這些共同特點:1. 吸引人的圖片 2. 悚動的標題 3. 震撼抑或幽默的一句註解。
資訊爆炸的時代,PO文若不能立刻吸引讀者的吸引力,內容再好也是枉然;對應了繁忙又緊湊的現代生活,速食最快、便宜、又好吃,對於食物健不健康也就不那麼在意。

但我認為這篇文章過度否定分享的重要性。只分享 TED talk 而不實踐,看似毫無意義。但這是因為那點子並不在你的領域,不是你想或有能力實踐的。若恰好碰到該領域走在最前線的人,一個小點子,很可能會造成關鍵性的突破。分享 TED talk 的目的不是讓幾百萬觀賞的人都開始實踐,而是作為「match maker」,媒合好的點子與對的人。就像細菌大量繁殖自己,大部分都會死掉,但只要少部分能寄宿就成功了。

另一方面,我不認為看完 TED talk 當下沒行動就是麻痺或毫無生產力。看了很多TED talk之後,我時常在思考事情時會聯想到某些講者的點子或話語,有些甚至不記得是從TED talk裡學到的。這些點子已經內化成我的一部份,我之後做事、思考都會受其影響,無形中也在實踐、改變。

我輸給了脆弱,但贏得了人生

為什麼我們要減肥?為什麼我們認為自己不夠好?為什麼我們在人群之中會感到孤獨?為什麼我們渴望愛情?

講者花了六年時間想要徹底了解人的脆弱感受,然後想克服它、戰勝它。但最後她發現永遠沒辦法打敗脆弱。因為脆弱,竟然連上愛和歸屬感,或是我們俗稱的幸福快樂……

我花了一兩個小時反覆聽她的演講,然後想要寫篇摘要、跟大家分享。但最後我發現我做不到。因為整場演講太精采,唯有自己聽完故事,才能有所體悟……

Brene Brown: 脆弱的力量

失敗,究竟是輸了,還是不夠幸運?

Alain de Botton: 一種更寬容,更溫和的成功哲學

現在的社會,我們認為只要你努力,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你只要努力不懈,有很棒的點子,家裡有車庫(為什麼美國人都用車庫…),你就可以創造出下一個蘋果。

這觀念看似激勵人心,但卻有潛在的誤導與傷害。那就是失敗時,我們並非不夠幸運 (unfortunate),而是成為輸家 (loser)。
現在的社會認為,你失敗,是因為你不夠努力,你要承擔所有的結果。

可悲的是,這成功與失敗往往不是自己決定的,而是這社會既有的標籤。

繼續閱讀 失敗,究竟是輸了,還是不夠幸運?

Jason Fried: 為什麼上班時工作做不完?

「如果你有件一定要完成的事,你會到哪裡去做?」
圖書館、咖啡廳、書房、廁所(?!)……有人說辦公室嗎?
但辦公室卻是我們花最多時間做事的地方。為什麼會這樣?

講者提出了工作深度和睡眠深度的類比,我也有切身體驗。

繼續閱讀 Jason Fried: 為什麼上班時工作做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