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D Journey – 電子書目錄

<留學博士修練之路>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是這本電子書 (網誌版本) 的英文名,紀錄我 2012-2018 在美國 UCSD 念生物工程博士的故事與經驗。取名西遊記,除了字面上來到西方的美國 (明明在台灣的東邊?),在美國的西岸加州,更想藉此表達留學生涯充滿未知、艱辛、冒險的旅程。

這本書的由來,最初是與學弟妹分享申請學校經驗,幫助他們較全面地思考博士班是否適合自已,遂開始在網誌連載留學專欄的文章。進入 PhD 後半開始帶學生,發現 (台灣) 博士生普遍會碰到一些溝通、研究、思維、心情上的困境。博士畢業階段開始求職,走過一遭才明白路之崎嶇。於是我於 2018 年繼續在臉書的粉絲專頁分享我的經驗,在天下換日線專欄發表文章。而這本書就是這五六年間精華文章的彙編。雖然每篇是獨立的文章,但把每片拼圖放在一起,多少還是能展示出留學之路大致的樣貌,也算是自己對博士階段的總結。

希望這本書對你有幫助,也希望你能給我一些反饋,讓我們一同學習與成長。

目錄

<序> –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Part I: 開始之前

念博士的緣由,如何申請美國博士班,選校建議

Chapter 1: 留學夢

Chapter 2: 申請學校與抉擇

Part II: 學徒

博班之初,選擇老闆、實驗室的考量,面對新環境、文化、語言的挑戰。

Chapter 3: 研究

Chapter 4: 英文與溝通

Chapter 5: 生活軼事

Part III: 困境

描述進入博班中段後碰到的各種困境,包括思維困境、研究困境、生活與感情困境等。

Chapter 6: 思維困境

Chapter 7: 生活困境

  • (Coming soon…)

Part IV: 修練之路

紀錄我在博班階段不斷思考、實驗而培養出來的各種做事、思考、生活的模式與習慣,包含時間管理、計畫管理、獨立思考等主題。

Chapter 8: 時間管理

Chapter 9: 哲學家的思維

  • (Coming soon…)

Part V: 畢業與職涯

討論博士畢業後的職涯、找工作等議題,以及對人生規劃的思考。

Chapter 10: 學界 vs. 業界

Chapter 11: 求職工具與心得

Last Updated: 07/05/2020

留學博士修練之路 – 序

Preface –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為什麼要念博士?博士生到底在學什麼,每天在做什麼?博士畢業比較好找工作嗎?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還會念博士嗎?」自 2012 年赴美讀博,常被身邊的親友及學弟妹問上這類問題。

留美博士對許多人來說很陌生,畢竟人數少,而博士生又專注於研究較少與外界溝通 (笑)。台灣新聞對博士的報導又往往過於極端,要不報導論文發表至頂級期刊好像做了諾貝爾獎等級的研究,就是博士生畢業找不到工作跑去賣雞排。似乎把博士當成外星人,貼上天才、怪人、學霸、書呆子等社會標籤。

其實博士 PhD 不過是眾多大學後教育 (postgraduate degree) 的一種 (其他如醫生MD, 藥師 PharmD, 律師 JD 等) ,而「學術研究」也只是三百六十行職業的一種工作型態。或許受台灣或華人圈的考試文化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影響,潛意識地認為以智育為重、好成績為門檻的研究所博士班有種特殊的社會地位。

諸多刻板印象但又無從瞭解求證,便會產生「認知隔閡 (Gap)」。這隔閡便是當初我出國留學時面臨的問題,並在申請學校、做選擇、留學生活、個人成長、畢業求職等許多層面產生深遠的影響。

「千金難買早知道」,翻越了許多山丘,才發現這條路的目的地及風景不同於出發時的想像。我想我很幸運,這旅途帶給我意外之喜,反倒找到自己所愛。但我也認識許多讀博的朋友,深受挫折、壓力、孤獨、畢業求職所苦 (其實每個博士都一樣?!)。

與深陷痛苦的博班朋友促膝長談,再與正在申請博班滿腔熱血的學弟妹分享經驗,常令我百感交集。這也促使我開始寫留學專欄,並在畢業後還是希望能完成這部 <PhD Journey to the West> 一書的決心。

繼續閱讀 留學博士修練之路 – 序

好學生症候群 (下)

第一篇提到「好學生症候群」的兩個輕微症狀:動腦勝於動手,急功好利的讀書。第二篇來談我覺得比較嚴重的症狀。

<嚴重症狀: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

症狀三:靠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

從小到大的教育環境,不論是家長、老師、補習班、媒體,幾乎都以成績作為衡量學生優劣的標準。所以學校升旗典禮時頒獎給各班段考前三名的學生,補習班的跑馬燈宣傳哪位學生數學幾分或校排第幾名,媒體爭先恐後採訪學測滿級分的考生。當整個社會都聚焦於學業成績並為之瘋狂,對學生,無論成績好還是不好的學生,長期下來都是個侵蝕入骨的毒瘤。

成績不好的學生無法在這樣的升學體制下獲得好的資源 (同儕、老師、機會),對其學習成長與自信心的建立都有負面影響,這點就不必多說。但更弔詭的是,這樣的價值觀和體制對既得利益者的「好學生」也有著深遠的負面影響。

成績好的學生通常獲獎無數,受到師長甚至社會的關注,尤其是得到「很厲害」、「很聰明」、「以後一定會很有成就」等讚美。這些過度的正向回饋會灌輸好學生一個錯誤概念,那就是「成績好 = 有成就 = 成功」。但是這個邏輯的兩個等號都有問題,可惜我們的教育系統和社會價值觀並沒有讓學生瞭解及思考這件事情。

繼續閱讀 好學生症候群 (下)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下)

前一篇提到「美國人可以八十分吹成一百分,但台灣人可能九十分只說得出七十分。」為何不能不卑不亢地以九十分的實力說九十分的話呢?我認為困難處從淺到深有三個層面。

第一層困難:表達的習慣

簡言之就是發言的勇氣。自覺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環境並不鼓勵甚至要求學生表達。老師上課問「同學,有沒有問題?」緊接著常是一陣靜默。我有時心想,難道老師不覺得學生都沒問題很有問題嗎?

另外我也發現台灣學生不常在講課或演講時發言提問,而是結束後圍堵教授或講者(我以前就如此)。似乎在公眾場合提出想法或發問會遭受眾人側目,覺得問蠢問題或想法有錯會被批評與看扁。心中有此想法,別人發言時便轉變為批判他人的觀眾。在這氛圍裡,想表達需要有很大的勇氣,更別提要把表達培養成習慣了。

反觀美國的教育環境,十分重視表達,甚至更重於內容。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發生在大四去伊利諾大學交換時教了小三學生科學課。當時我們教小朋友用塑膠袋做降落傘。講解原理時,我問學生:「為什麼降落傘不會像橡皮擦一樣很快就掉下來呢?」話音未落全班小朋友竟然全部舉手要發言,甚至有幾個小朋友還調皮地想把隔壁同學的手壓下來。這景象在台灣小學可謂奇觀,不過聽到他們的發言還真哭笑不得。「降落傘比較胖」、「這樣比較安全」,甚至有小朋友被點到後抓了抓頭說:「我忘記了。」

對他們來說,發言是跟老師的有趣互動,講錯話或不知道答案沒有關係,甚至要積極主動爭取發言權以獲得老師的注意。因此他們很早就養成表達的習慣。我的美國同學或同事都不覺得要表達自己意見是件困難的事,他們聽到我內心的糾結時十分驚訝。

繼續閱讀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下)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上)

大學時我喜歡在課堂提問,一方面是追根究底的好奇心,另一方面是挑戰自己、磨練題問與發言的勇氣。

猶記得大三「歷史轉捩點」的通識課,每堂課教授都在台上講五十分鐘的故事。我總覺得一直聽課很悶,沒有與教授、學生、知識互動很難使我專心。有一次我心生疑惑便情不自禁地舉手發問。教授發現竟然有人發問嚇了一跳,整個教室寂靜了好幾秒,連前一排在睡覺的學生都因突如其來的靜默醒了過來。而我也被這種情況嚇到,站起來發問時看到上百個同學用奇怪的眼光看我。忘了是問什麼問題,不過這是這門課整學期第一個問題,也是最後一個問題。當時覺得自己好像是別人眼中的怪人。或許也真是如此。

大三後的選修課人數就少得多,上課發問也不會如此突兀。我也盡量鼓勵自己提問,因為這是讓我專注思考老師講課內容的最好方式。班上也有幾個喜歡發言的學生,每堂課幾乎都會迸出一兩個問題,有時甚至會跟教授討論起來。有一次,一個同學聽不懂教授的講課內容,連問了兩三個問題,我就聽到其他同學們不滿的語氣:「厚,白癡耶,這麼簡單也不會,是不會自己回去看課本喔。」另一個同學也接著話:「對啊,每次都問這麼多問題,很浪費我們的時間。」聽到這些評論突然意識到,我在發言的時候不知道也被多少人在背後吐槽。

我自以為有勇氣在權威的教授和一大班同學面前發言,至少我努力挑戰自己。不過心理總是隱隱約約有個拉扯的力量,提問和發言好像是很奇怪的行為,因為跟大家不一樣;而且要承受其他人的批評。這個力量,曾不少次阻止我發問。畢竟多問多麻煩,不問不麻煩,又何苦自找麻煩呢?

更使我好奇的是,為什麼老師似乎並不鼓勵學生發問?而且學生難道都沒有問題?有問題難道不會想問嗎?

繼續閱讀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