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下)

前一篇提到「美國人可以八十分吹成一百分,但台灣人可能九十分只說得出七十分。」為何不能不卑不亢地以九十分的實力說九十分的話呢?我認為困難處從淺到深有三個層面。

第一層困難:表達的習慣

簡言之就是發言的勇氣。自覺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環境並不鼓勵甚至要求學生表達。老師上課問「同學,有沒有問題?」緊接著常是一陣靜默。我有時心想,難道老師不覺得學生都沒問題很有問題嗎?

另外我也發現台灣學生不常在講課或演講時發言提問,而是結束後圍堵教授或講者(我以前就如此)。似乎在公眾場合提出想法或發問會遭受眾人側目,覺得問蠢問題或想法有錯會被批評與看扁。心中有此想法,別人發言時便轉變為批判他人的觀眾。在這氛圍裡,想表達需要有很大的勇氣,更別提要把表達培養成習慣了。

反觀美國的教育環境,十分重視表達,甚至更重於內容。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發生在大四去伊利諾大學交換時教了小三學生科學課。當時我們教小朋友用塑膠袋做降落傘。講解原理時,我問學生:「為什麼降落傘不會像橡皮擦一樣很快就掉下來呢?」話音未落全班小朋友竟然全部舉手要發言,甚至有幾個小朋友還調皮地想把隔壁同學的手壓下來。這景象在台灣小學可謂奇觀,不過聽到他們的發言還真哭笑不得。「降落傘比較胖」、「這樣比較安全」,甚至有小朋友被點到後抓了抓頭說:「我忘記了。」

對他們來說,發言是跟老師的有趣互動,講錯話或不知道答案沒有關係,甚至要積極主動爭取發言權以獲得老師的注意。因此他們很早就養成表達的習慣。我的美國同學或同事都不覺得要表達自己意見是件困難的事,他們聽到我內心的糾結時十分驚訝。

繼續閱讀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下)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上)

大學時我喜歡在課堂提問,一方面是追根究底的好奇心,另一方面是挑戰自己、磨練題問與發言的勇氣。

猶記得大三「歷史轉捩點」的通識課,每堂課教授都在台上講五十分鐘的故事。我總覺得一直聽課很悶,沒有與教授、學生、知識互動很難使我專心。有一次我心生疑惑便情不自禁地舉手發問。教授發現竟然有人發問嚇了一跳,整個教室寂靜了好幾秒,連前一排在睡覺的學生都因突如其來的靜默醒了過來。而我也被這種情況嚇到,站起來發問時看到上百個同學用奇怪的眼光看我。忘了是問什麼問題,不過這是這門課整學期第一個問題,也是最後一個問題。當時覺得自己好像是別人眼中的怪人。或許也真是如此。

大三後的選修課人數就少得多,上課發問也不會如此突兀。我也盡量鼓勵自己提問,因為這是讓我專注思考老師講課內容的最好方式。班上也有幾個喜歡發言的學生,每堂課幾乎都會迸出一兩個問題,有時甚至會跟教授討論起來。有一次,一個同學聽不懂教授的講課內容,連問了兩三個問題,我就聽到其他同學們不滿的語氣:「厚,白癡耶,這麼簡單也不會,是不會自己回去看課本喔。」另一個同學也接著話:「對啊,每次都問這麼多問題,很浪費我們的時間。」聽到這些評論突然意識到,我在發言的時候不知道也被多少人在背後吐槽。

我自以為有勇氣在權威的教授和一大班同學面前發言,至少我努力挑戰自己。不過心理總是隱隱約約有個拉扯的力量,提問和發言好像是很奇怪的行為,因為跟大家不一樣;而且要承受其他人的批評。這個力量,曾不少次阻止我發問。畢竟多問多麻煩,不問不麻煩,又何苦自找麻煩呢?

更使我好奇的是,為什麼老師似乎並不鼓勵學生發問?而且學生難道都沒有問題?有問題難道不會想問嗎?

繼續閱讀 發問文化 – 美國人的嘴砲與台灣人的沉默 (上)

研究與我: You and Your Research

You and your research」 是一名受人景仰的大師 Richard Hamming 在 1986 年的演講,並於 2008 年整理成文章發表。主旨是研究者應俱備的態度以及如何做出頂尖的研究。Hamming 教授以說故事的口吻,將他在 Bell Lab 三十年所見之人、所聞之事、所生之感,以研究者特有的睿智和清晰的口條,娓娓道來。該篇是個人非常喜愛的文章,推薦給身邊正在或將要做研究的朋友。

Note: 本篇以自己的脈絡整理了該文重點,並融合諸多自身經歷。若要享受原汁原味,仍建議讀原文

“If others would think as hard as I did, then they would get similar results." – Issac Newton

Richard_Hamming
繼續閱讀 研究與我: You and Your Research

How to pick your graduate advisor

有人說,選指導教授比選女朋友還重要,因為女朋友可能幾個月就跑了,指導教授卻要盯著你四五年。

要不要跟大牌老師發大 paper?還是找年輕教授同甘共苦往前衝?要到很操卻有生產力的實驗室?還是去放牛吃草讓自己自由探索的地方?我怎麼知道跟這個老師合不合?到底該選哪個教授啊?!!這些問題我在選指導教授時都問過自己。

前陣子看到 How to pick a graduate advisor 這篇文章,覺得對我很有幫助。雖然我的 advisor 已經定了,但是瞭解這內容更能讓我善加學習指導教授的強項;並懂得要尋找資源補足缺少的訓練。不論是最近申請學校要找教授,做完 lab rotation 要選指導老師,甚至像我一樣已經有 advisor,都值得花些時間看看。

supervisor

當然,如果你懶得看完這篇文章,我把摘要和心得記錄如下。作者Barres 認為選 advisor 要衡量兩個能力:

  1. Scientific ability: 自己很厲害
  2. Mentorship ability: 能讓你很厲害
繼續閱讀 How to pick your graduate advisor